作为唐朝乐队创始人的张炬,在1970年也就成立了唐朝乐队,并且张炬作为组合中的主唱还有吉他手的角色,唐朝乐队张炬因此开始走红了,年轻的张炬,心中有一个挥之不去的摇滚之梦,更加因为张炬成立了唐朝乐队,所以唐朝乐队张炬后来才会成为了如此有名气的摇滚歌手,在香港举行
演唱会的时候,张炬所创立的唐朝乐队也做得十分出色。

图片 1

图片 2

我事先申明,我写这篇文字的时候,我内心是平静的,没有带一点偏颇的情绪进来,我从十二岁开始听摇滚,但我从来没有跟人提及过我骨子里摇滚至死的心,我自始至终认为听歌只是一个人的私事,任何带有言传说教的文字,都是对音乐的诋毁,所以这注定是一篇追忆性质的文字。所有认识张炬的人,请进来留个名,让我知道我并不是一个人。

唐朝乐队张炬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一位代表人物,当年在摇滚歌手中,张炬是拥有很高人气的一位,更加是受到了万人敬仰。

1995年5月11日,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,夺走了一个年轻的生命。

图片 3

那一年,张炬25岁。

唐朝乐队张炬当初创立了乐队的时候,并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如此的红火,就连许巍、周晓鸥、李延亮、李小龙等都是唐朝乐队张炬的好友。

20年来,似乎每年的5月11日,都因张炬而显得不同。

图片 4

今天奉上一篇文字,纪念我们逝去的张炬,纪念那个永恒的年代。

就连唐朝乐队张炬在香港举行演唱会的时候,也是被誉为香港红磡最疯狂的一次演唱会,唐朝乐队张炬是具有代表性的摇滚歌手。本文原创:

原本我以为我的人生应该像王小波注解的:”人生就是一个缓慢被捶打的过程“一样,习惯刷屏,习惯失语,习惯静静的与现实对抗,从不轻易对理想许愿。我们这尬尴的一代,没有北岛顾城那样的激情,也么有韩寒郭敬明那样的张扬,我们这一代,只是怀抱着理想,然后慢慢地,慢慢地,一点一点变成各种碎片化终端的粉丝。

当窦唯被冒犯的那一天,我们醒了一下,

那一刻,简直是一场出离愤怒的大表达,

我也在片刻发了一个碎片和一篇文字,不偏不倚的表达着我的观点。

但今天,我25岁的生命里占据了一半岁月的摇滚失声了。

所以,我想站出来说话。

2015年5月11日,唐朝乐队的贝斯手张炬逝世20周年。

没有鲜花,没有文字,各大网站都是静悄悄的一片,

我不知道是这个碎片化终端时代的悲哀,还是人们已经彻底忘了他和他们。

但我没有忘记,1994年“摇滚中国乐势力”演唱会在香港红磡体育馆正式开演的盛况,以及上万名现场观众与音乐融在一起的嘶吼与激动。相信很多人是和我一样的,没有忘记他们,没有忘记曾经让我们泪流满面的摇滚。

在公司憋了一天,我没有和任何人提及这个消息,在这连我听的民谣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公司,跟人聊张炬的确是个自讨苦吃的活。

下班回到家,我翻出转手N次的录像带,把自己陷进沙发里,红着眼睛静静的看着红磡演唱会的现场。

对于我而言,张炬,他不是一个人,也不是贝斯手,而是一个时代。

一个青葱而贫瘠的摇滚时代,

一个稚真而开化的摇滚时代,

一个单纯而幽闭的摇滚时代,

一个可能不止属于他们而是属于我们的时代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