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漂是很多圈内人都曾选择的一种追求梦想的方式,为了挤进演艺圈,她们都曾有过一段凄惨生活,还记得那档喜剧综艺《爱笑会议室》吗?里面那个给人站着做一个表情都能让人发笑的乔杉,或许很多人对乔杉都不熟悉,其实他也是一位喜剧人,名气虽然比不上小沈阳和宋小宝,但也是很多观众都喜爱的一位小品演员。

一年四部电影上映,从中戏毕业生到跑龙套、儿童剧演员、喜剧演员……

图片 1

乔杉:曾经兜里只剩100块,还请客呢

乔杉在《爱笑会议室》里的作用是无可非厚的,他走后,《爱笑会议室》也渐渐失去了人气,乔杉人如外表一样老实,但是早年的他没出名前却是一位极穷的小伙子,带着同为科班出身的女友一起北漂,在北京这个物欲横流的大都市里,两人曾付不起房租。因为要生活,为了陪伴乔杉实现梦想的女友选择了摆地摊,有一次乔杉心疼自己所爱的人为自己付出的一切,买了份盒饭给她结果被说乱花钱,两人的拮据程度是现在很多人都无法想象的。

走进乔杉的工作室,其实更准确地说是产业园里的一栋小楼,楼上楼下布置得简约而有腔调。小楼的一层,在一个不那么显眼的墙壁上贴着乔杉接下来一个月的工作行程,密密麻麻的。除了在各类喜剧节目里成绩不俗,今年,乔杉有四部电影在院线上映。采访的当下,他和他的团队,正忙着电影《父子雄兵》《悟空传》的宣传。

图片 2

图片 3演员乔杉为影迷讲述拍摄中的趣味故事时爆笑不已。
张云 摄

乔杉走到今天的地位,可以说完全靠自己一点一点摸索爬上去的,低调如他,虽然和佟丽娅等是同学,但他从不靠她们的名气炒自己,甚至从不在别人面前提及佟丽娅是他同学的事;现在走红后的他一如既往地低调,虽事业和家庭都有成,但他从不在任何人面前吹他所走过的路。

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乔杉的经纪人,也是他的老婆莫丹拎着好几袋衣服从外面进来,其他工作人员赶忙上前接过。莫丹说,这些都是乔杉接下来路演要穿的。整理好衣服,她瘫坐在沙发里。“昨天晚上看朋友圈,你还在西安吃泡馍呢,没想到这么快就在北京见到了。”记者说。“这几天,我们都是一天三四个城市地跑,昨天半夜的飞机回的北京,明天又要去哈尔滨。这些日子只能用四个字形容,那就是——‘生无可恋’啊。”虽然嘴上这么说着,但乔杉有了如今的成绩,莫丹再累也觉得值。

图片 4

这一路走来,乔杉挺顺的,这首先拜他有个好性格,到哪都是人见人爱、花见花开,所以贵人不少;再有就是心态好,一直也没有过多的奢求。当然,人不可能永远的一帆风顺,他也曾为房租发过愁,“兜里剩100块钱的时候,还到处请人家吃饭呢。”他也曾经被很多所谓的圈里人看扁,师哥说他就不适合干这行。

乔杉真正火起来是因为跟大鹏一起出演了《屌丝男士》,里面的他角色虽然特别,但却把他饰演得让很多观众都喜欢,也因此被广大观众所熟知;不仅如此还因此成为了人们口中的品牌代言人。

A 曾想过子承父业,做个刑警

图片 5

乔杉出生在一个警察世家,但是从小就喜欢文艺,“我爸也特别喜欢,他虽然是当警察的,但是唱歌特别好。”

不过最让人羡慕的是他和女友莫丹的恋情,莫丹陪伴了乔杉10年,跟着他舍不得吃、租不起房、为他摆地摊挣生活费这么多年,最终两人修成正果,步入了婚姻生活;不过莫丹并没有因此停歇,而是当起了乔杉经纪人,为他越来越繁忙的事业操劳着。

那时候,他觉得自己长大后也要做警察,“男人都有这个情结的。觉得当警察很帅,穿着警服,谁都怕你。我爸是老刑警,总出去抓人,小时候就觉得老见不着他。”高一时乔杉开始学吉他,后来跟师哥组了一支乐队,在学校演出。

图片 6

“他后来上的中央戏剧学院。我就问他考哪了,怎么没看见他上学啊?因为艺术类考生,提招完就可以不用上课了。”所以,最初乔杉是被“提招后可以不用去上学”所吸引,觉得这样很潇洒。“我说,行,实在不成我也考这个,你们学校都考什么?他说,就是考朗诵、考唱歌、考形体。”乔杉一想这也不难啊。

两人现在育有一女儿,所以莫丹不仅为乔杉的各大演出奔波着,更兼顾着家长里短;乔杉,一个80后的榜样,一个经得起诱惑跟自己同甘共苦的老婆继续恩爱的好男人,愿他们一直幸福。

为了考中戏,他提前两个月背着吉他就来了北京。“一上考前培训班,我就傻眼了,这跟之前想象的差距太大了。”

B 进中戏原本是做儿童剧演员

即便如此,两个月后,乔杉还是考上了中戏表演系。

“现在去参加艺考的孩子,都是长成那样的。”记者好奇地发问。“我当年也是那样的,120多斤,白白净净的。”

中戏每个班的学生,高矮胖瘦,什么类型的都会有,因为要凑成一台大戏。乔杉一直以为自己是按小生类型招进来的,“后来我问老师,他一笑说,不是,我当时心里咯噔一下,那您是按什么招的我?老师说:儿童剧。”乔杉1.75米,不高不矮,当时也不胖不瘦,能唱能跳,这些都是儿童剧演员的必备条件。“反正跟别人比的话,我肯定是幸运的。”

上了大学,乔杉每天的生活就是“傻玩!早上别人出晨功,我们刚喝酒回来。”因为岁数小,生性幽默,上学的时候虽然淘气,但乔杉却很招老师喜欢。“其实我也没觉得自己特幽默,但就是天生招人稀罕,到现在也是。”

C 以为毕业能红,结果跑了龙套

上学那会,乔杉以为自己毕业就能红,“我爸问我,快毕业了需不需要租个房子,或者给我出个首付,买个小点的。我说不需要,因为我毕业就火了。”

毕业之后,乔杉发现,现实与自己的想象差距太大。“戏剧学院毕业,怎么着也不会那么惨吧,我就到北影厂门口,天天站着去,人家能不要我吗?后来发现,生活比想象中复杂得多。”

那会儿,乔杉还有一个拜把子好兄弟——常远。“我俩2007年就认识了,那个时候演话剧,他的角色叫三步一岗,我的叫五步一哨。你就想吧,都是跑龙套的。”当年常远还去主持婚礼,能挣不少外快,乔杉本来也想跟着学,“要说常远真够意思,特认真,A4纸给我写了四篇词。”但是乔杉还是觉得自己干不了这个。

D 父亲去世,事业迎来转折点

半年后,为了生活,乔杉开始下乡演出。“我同学原先在那个团演出,后来他走了,就介绍我去了。”开始是唱三首歌,演俩小品,给80块钱。后来变成了一场80块,一天演三场,就是200多块。“再后来就变成了一场200多块。老演员了嘛!领导是按骨干培养我的。”

相关文章